她美过范冰冰,因美貌险遭毁容,却诗意浪漫,成为一代人的梦中情人!

作为四大美人之一,在影视剧中,杨贵妃的荧幕形象简直是数不胜数。
如《大唐芙蓉园》中的范冰冰,美艳有余,典雅不足,纵然有倾国倾城之姿,却似乎少了几分古典美人的韵味。
又如《妖猫传》里颇具异域美感的张榕容,相貌姿容皆属上乘,却像是个精致的花瓶,美则美矣,毫无灵魂。

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最经典的杨贵妃,当属电视剧《唐明皇》中的林芳兵。肤若凝脂,面如满月,不论怎么看,都像极了那朵生长在大唐盛世的人间富贵花。

说起“林芳兵”这个名字,年轻人们大抵会觉得生疏。孰不知,在美人多如繁星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林芳兵是当之无愧的国民女神。她与众不同的迷人风姿,超越了时代的阻隔,成了上一代影迷心目中一道无法抹去的风景。

林芳兵出身于烟雨迷蒙的江南水乡,不但身形清瘦单薄,骨子里也带着南方女子特有的婉转柔情。十多岁时,她便开始在江苏省戏剧学校学习戏剧。刻苦要强的她,总是学生里练功时间最长的那一个。日复一日的勤学苦练,使她打下了扎实的演艺功底。

林芳兵进入演艺圈的原因既有趣又浪漫。在13岁时,她邂逅了一位英俊少年,并对他芳心暗许。为了引起少年的注意,她特意拍了三张照片,放在了照相馆的大橱窗里。谁知,这些照片并没有让她等来心心念念的少年,却令她等来了电影《幽谷恋歌》的副导演陈兴。就这样,在拍摄了《幽谷恋歌》之后,从未曾接触过演戏的她懵懵懂懂地开启了自己的演艺之路。

在拍摄了两部电影之后,原是戏曲出身的她,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专业演员,在1982年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开始学习影视表演。在校期间,她便因为主演谢飞指导的电影《我们的田野》而受到关注。之后,凭借着在电影《一个女演员的梦》和《夜行火车》中的出色演绎,她还获得了第9届和第10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

在此之后,林芳兵虽然没有大红大紫,在影迷中亦有了不小的知名度。那时的她,总是披散着一头标志性的乌黑卷发,温婉如水的目光带着淡淡的慵懒迷离,长裙飘飘的样子仙气十足,是那个时代当之无愧的时尚标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几乎每家每户的挂历上都印着她巧笑倩兮的模样。

据说,在拍摄《幽谷恋歌》时,她太过出色的容貌让她遭到了旁人的妒忌,经过洗手间时差点被一块砸下来的玻璃毁了容。之后,这样的事情反复发生了多次,被逼无奈之下,她不得不养成了时时刻刻打伞的习惯。

真正让她迎来事业巅峰的,是她在电视剧《唐明皇》中饰演的杨贵妃。这部剧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档首播,并在全国掀起了一阵收视热潮。林芳兵亦因为“杨贵妃”这个角色获得了第11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女主角,成了当时全国最知名的女影星。

她饰演的杨贵妃,气度雍容华贵,容貌美艳逼人,将画中那个有着闭月羞花之貌的绝代佳人演活了。

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如牡丹花般妩媚动人的她,简简单单一个抬眸浅笑,便让六宫粉黛都失了颜色。

演技同容貌一样出色的林芳兵,用最完美的表演,向人们展示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云想衣裳花想容”。

然而,在这个经典角色背后,林芳兵可谓是吃尽了苦头。原本身形清瘦的她,为了更好地还原出杨贵妃丰腴圆润的形象,不惜牺牲女孩子最为看重的身材,足足增肥了五十斤。为了让自己迅速地胖起来,她甚至创下了一顿饭吃下14个包子的记录。

增肥过程中的痛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承受着身理和心理双重压力的她,甚至因为情绪失控而打了助理一巴掌。之后,她极度后悔,一边失声痛哭,一边同助理道歉。

不仅如此,由于历史上的杨贵妃善舞,在拍摄之余,她还要抽出时间练习舞蹈。《唐明皇》中有七支杨贵妃的独舞,每一支都美轮美奂,全是由她一人完成,从未用过一次替身。

她为演戏的付出远不止于此。在《唐明皇》拍摄结束后,她紧接着进组《情定少林寺》,并火速减肥。这一增一减压垮了她的身体,甚至让年纪轻轻的她得了严重的哮喘。

病痛的折磨和极大的精神压力让她对演艺生活倍感倦怠,并由此萌生了退意。1991年,事业如日中天的她选择了暂退娱乐圈,安心隐居修养。她的隐退不似其他明星的欲走还留,在之后的整整六年里,她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1997年,才因《燕子李三》中的侠女李云馨而重新出山。

时隔多年,再次出现在电视荧幕中的她,依旧风姿绰约,清丽动人。可是,比之过去的温婉秀丽,她却更像是一枝饱经过风霜的玫瑰,每一个眼神里都写满了故事。

虽然在电视屏幕上,她是最经典的杨贵妃,但在现实生活中,身形清瘦、气质娴雅的林芳兵,更像是一名林黛玉式的才女。怀揣着文艺梦的她,爱好现代舞、朦胧诗和抽象画,在诗词上亦是造诣极高。据说,当时《唐明皇》的导演选中她,就是因为看中了她深厚的文学底蕴。

作为人们心目中的文艺女神,林芳兵的爱情故事亦是如同文艺片般浪漫唯美。她的丈夫是中国广播艺术团交响乐团一级指挥李凌。他们刚刚相识时,林芳兵正在拍摄《幽谷恋歌》,而李凌则是一名到长影进行毕业实习的大学生。一次偶然的邂逅,李凌对她一见钟情,从此展开了锲而不舍的追求。

林芳兵与李凌
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李凌受过林芳兵无数的冷眼和拒绝,可他依然坚持一天一封情书,足足写了632封。最后,他的恳切和真情终于打动了女神的芳心。

旧时车马慢,一生只够爱一人。他们携手共度二十余载,期间未曾传出过任何不好的传闻,成就了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唯美童话。

林芳兵将家庭看得极重。在儿子考入中央学院附小之后,她选择了彻底回归家庭,为儿子洗衣做饭,陪他读书练琴。从此,电视荧幕上少了一位绝代佳人,而尘世烟火中,却多了一位平凡而幸福的母亲。

她的悉心陪伴和教导没有白费。她的儿子李天童继承了父亲的音乐天分和母亲的艺术造诣,年仅十六岁时,便受邀登上国家大剧院演奏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成了人尽皆知的“钢琴小王子”。

林芳兵的儿子李天童
有时,网上也会传出她与儿子同框的照片。年逾五十的她,脸上已经隐隐可见衰老的痕迹,可那发自心底的幸福笑颜,却让她看起来依旧年轻美丽,一如初见。

林芳兵和儿子
一世不长,浮云不少。看过高处的风景,也经历了坎坷跌宕,才会明白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简单生活,才是世上最珍贵的东西。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她做到了杨贵妃的倾国倾城,却远比杨贵妃来得幸运。

告别了万众瞩目的电视荧幕,她成了凡尘俗世里一个贤惠的妻子,一个慈爱的母亲,在细水流长之中,将平淡的生活过成了最恬静美好的模样。

愿你亦能如她一般,在最好的年华遇见自己的良人, 从此不畏俗世浮云,岁月静好,一世安稳。
乐活记乐享生活每一刻

今年朋友圈最好的国产电影:看完这三个男人的故事真的想骂人!

点击题目下方蓝字关注 视觉志


评分从7.7升到8.3
这么大的评分升幅小视是 第一次见
买了票去电影院看完
震撼之余是一阵阵脊背发凉
国产片能带给人这种感觉的它也是 第一部
看片名你可能跟小视一样提不起兴趣
但它却是今年除《红海行动》外 最好的国产片
而它在影院的排片场次至今 只有一天超过10%
这部电影就是
《暴裂无声》
2018.4.4上映

终极预告

导演忻钰坤(xin yu kun),你可能连他名字都不会念。
他的处女作是让人惊喜的 《心迷宫》 ,成本只有170万,博得1065万票房,更在豆瓣以8.6的高分拿下 “牛逼电影” 金色认证标志,成为
2015年评价最高的国产电影。
片子还获得金马奖最佳导演和最佳原创剧本提名。

而说第二部《暴烈无声》里没有大牌,三位男主,宋洋,袁文康和姜武中可能就姜武(姜文的弟弟)有点不服。
宋洋曾出演《师父》和《箭士柳白猿》,在片中饰演底层哑巴张保民。
剧照
袁文康曾出演《集结号》,在片中饰演中产阶级的律师徐文杰。

剧照
姜武曾出演《拆弹专家》《让子弹飞》,在片中饰演矿业大老板昌万年。

剧照
三个男人,三个阶级,上演了一场有点烧脑,又直击人心的故事。
故事简介
最底层的内蒙古矿工 张保民, 固执而生猛。
说他固执,土地征用书签字就差他,全村赔偿金都下不来。
说他生猛,大家请他吃饭希望把字给签了,他连“不”字都不说,直接干架。
预告
张保民曾因为打架咬断了舌头,从那以后他不再说话,和世界的交流方式就有干活、干架。
得罪了村里人,活干不下去,他去外面继续挖煤。
悲催的是,儿子有天出去放羊,再没回来。
张保民赶回老家,开始了 一个哑巴寻找儿子的故事。

预告

张保民到矿上发传单找儿子,赶上争矿打架,他插上拳脚,不小心把煤老板的名车给砸了。
这个煤老板,就是 嗜血贪婪 的昌万年。
他嗜血,爱吃羊肉,总是一副吃不饱的样子,还喜欢拿着弓箭打猎。
他贪婪狠毒,公司内幕被曝光,他约谈疑似打小报告的同行,暴打人家一顿还“买下”别人矿场。

预告
但昌万年并没有追究张保民责任,大发慈悲放他走了。
而张保民竟在昌万年打手的车里发现一个孩子。
这个孩子不是他的儿子,是 律师徐文杰的女儿。
徐文杰作为中产,工作勤恳但又少言寡语,你很难从他几乎没有表情的脸上看到任何焦虑和内心的波澜。
预告
生猛的张保民,嗜血的昌万年,有城府的徐文杰,三个人的命运就此交织在一起。
昌万年为什么绑架律师女儿?他会不会也绑架了张保民的孩子?背后还有什么阴谋?
这些答案都要在影片中揭晓,在这里小视就不剧透了。
而故事的真相,让人觉得既过瘾又可怕……
预告
让人惊喜的国产佳作

《暴烈无声》是导演忻钰坤的第二部作品,拍摄约66天,成本1700万,它给人带来的不仅是惊喜,更让人觉得 过瘾。
先不说悬疑的剧情给人带来的脑高潮,作为悬疑片,它的动作戏有限, 却 打的干脆生猛。预告
剧组请来了参与过 《老男孩》 的动作指导李洪彪,要知道,韩国的复仇片《老男孩》可是出了名的暴力。
《老男孩》
但到了《暴烈无声》,片中的动作又都符合每个角色的特性。
张保民能打,不是因为他练过,而是他为了孩子可以不要命。
他打起来除了出拳就是躲和挨,没什么套路,虽不怎么好看,但真实粗野。预告
矿上的争斗是打手和矿工的对决,打手下手狠,矿工拿命挨。
一场打戏,全景→局部→全景,切换的流畅自然,看的一目了然。
导演说,这些打戏镜头其实只用了拍摄素材中的 十分之一的精华。

预告
《暴烈无声》虽然不是一部搞笑娱乐片,但它骨子里的 黑色幽默总让人忍俊不禁。比如打的正不可开交,眼看张保民要被围殴,某人喊道:“他根本就不是俺们矿上的!他是来着孩子的!”
结果,剑拔弩张之时,张保民大哥掏出张照片,打手看傻了眼。
这……打半天打错了人???

剧照
再比如,张保民以为儿子在昌万年公司,便孤胆闯入虎穴,谁知道一进门就遇着十几个彪悍的打手。
一看打不过,张保民转身跑了。
当观众噗嗤一笑这怂包时,结果发现这傻子只是觉得自己战斗力不够,出门找家伙去了……


预告
片中很多这种黑色幽默给严肃的主题带来许多诙谐。
但作为悬疑片,《暴力无声》还是赢在 细节 ——它细节丰富,看一遍绝对不够。


影片并没有直接交代昌万年的矿业问题,而是通过水来表现。
如果片头男孩看到死在水中的麻雀无关痛痒,那么村长往家里搬一车 矿泉水 则叫人细思极恐。
他为什搬那么多矿泉水?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矿业对水源带来的重金属污染,村里水不能喝。被污染的水,已经让整个小镇处于病态。
张保民的妻子张念卧床吃药,朋友来送药提到朋友的母亲也是有病。

剧照
朋友还提到,水的味道越来越大……
重金属污染这么严重,昌万年为什么还能开矿?
从村长拿出和昌万年抽的一模一样的“国外高级香烟”就能知道,村长早已被昌万年买通。
奥特曼
片中多处出现奥特曼的符号:墙上的贴纸,电视中的节目,屠夫儿子的奥特曼面具……
奥特曼不仅是对2004年那一个年代的还原,更是一条线索和象征。

预告
有一段戏是屠夫儿子把奥特曼面具摘下给张保民,张保民看一眼没有要。
其实,那个面具就是张保民儿子的,屠夫儿子想还给他。而面具也暗示了小孩和张保民儿子的某种联系。
奥特曼也是电影中一种超现实的英雄形象。
当律师来到羊肉店充电,屠夫的儿子带着奥特曼面具做出射箭的样子,那一刻,律师浑身上下散发着惊恐。

预告
因为他隐瞒的一切,这个小奥特曼都知道。
但可能因为水污染患病的原因,这个孩子也从未说过话。
超现实的画面片中有一段律师女儿和张万年儿子在山间牵手奔跑的画面,一度让一些观众疑惑孩子是不是跑丢了。
实际上,并没有。
说这段超现实,其实就是 “假的”, 是一种镜头语言。

预告
导演在这一段对图像做了抽帧处理,并且是用手持摄像拍摄,整段开起来都显得飘忽而且梦幻。
因为这一切都不是发生在现实的世界里。
金字塔和车
影片开头就是张保民的儿子用石头垒金字塔,这金字塔不仅象征了 阶级 ,还象征着张保民儿子的 生命。

预告
张保民的儿子叫做张磊,三个 “石” 字垒起来的 “磊” 。
后来张保民来到儿子垒金字塔的地方,发现金字塔已经垮掉了,垮掉的金字塔已经预示了张磊的生命状态。
《暴烈无声》是关于三个阶级的故事,片头的三层金字塔和三位主角的车都有暗示。
煤老板昌万年开的是豢A开头的越野车,代表着金字塔顶端。

预告
中产律师徐文杰开的是豢B开头的家用轿车,代表着金字塔中部的B级。

剧照
而底层的张保民,开的是豢C开头的破烂摩托,代表着金字塔的低端。
预告
三个男人,三个阶级,每个阶级的状态,反射出现实社会中的病态。
昌万年唯利是图,是上层的 失态。
徐文杰隐瞒真相,是中层的 失德。
张保民从不说话,是下层的 失语。
上层的失态,中层的失德,下层的失语,才造成了 人间的失格。
最后让人脊背发凉的不是可怕的真相,而是比真相更可怕的人心。

戴上眼镜,即是面具,说的话不能再信,预告
丢掉的箭头,漆黑的山洞,失语的孩子……当最后这些线索拼凑出真相,一些观众不禁发出“卧槽”的感叹。
这感叹中有对结局的震撼,更多的,是对人心的愤恨与不平。
没有钱,你不配说话。
有了钱,却不再多言。

生命和人性都丧失在这洞穴里,预告
这部电影不失格
《暴烈无声》票房并不好,只有第一天排片有15%,其他时候都只有 8.2% 左右。
片子没有大牌鲜肉,没有娱乐流量,有的是新一代电影人的认真和坚持。
导演坚持加入能让观众看懂的电影符号和镜头语言,让片子经得住推敲,值得细细品味。

制作特辑
而作为独立电影,拍摄之初也是困难重重,资金有限,但每个人都义无反顾。
为了寻找有年代感的小镇,剧组人员地毯式的在内蒙搜索,直到找到营盘湾。

创作特辑
拍摄树林戏时,因为海拔高,下雪要封山,为了保持场景一致,剧组买了除雪器,顶着严寒 人工除雪。

创作特辑

男主宋洋在拍摄时头部受伤,缝了 十三针 ,刚刚康复就立马回剧组拍戏,因为他知道天气等不及。
而观众看不到这“十三针”上热搜或被大肆宣扬,因为他们觉得这就是电影人该有的样子。


创作特辑
导演忻钰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不会拍IP片、娱乐流量片,而是坚持自己的路子。因为好电影就应该有故事,有电影语言,有主题和格局,能够给人带来反思和认知,更能承担一定 社会责任 。

导演专访
韩国的催泪大片《熔炉》,残酷虐心,好多人都不想看第二遍,但它所反应的社会问题被广泛关注,最终促使韩国修改法律。
不期望一部《暴力无声》能够给国家带来多大改变,只希望今后这样的片子有更多的支持,有更多观众能够走进影院去欣赏这样难得的独立佳片。

导演(右)在指导拍摄,创作特辑
电影能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娱乐,还有对社会、对人生的认知和反思。
如果只看票房和流量,那么在在现实中,就会有更多的人赚着钱失德,大笑着失语。
预告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
视 觉 志


《暴裂无声》导演忻钰坤:缝合撕裂的现实


与中国院线中那些色彩鲜艳
塑料感十足的主流商业片相比
忻钰坤的作品总有着“不合时宜”的粗粝与真实

忻钰坤:边界地带的游历与冒险
本刊记者/
刘远航
本文首发于总第847期《中国新闻周刊》
宣布结果的时刻终于到来。他坐在观众席的正中间位置,两边都是入围电影节的年轻同行。终于,他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忻钰坤,最佳导演。这是最想拿的奖。他从座位上起身,像是走了很远的路,终于从座位席走出来。他来到舞台的中心,灯光打在身上,感觉有点炫目,向下望过去,什么也看不到。下台之后不久,他再次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这次是最佳剧情长片,可是准备好的感言刚才已经全部说完了,他有些蒙。幸好这次制片人也在台上,说了很多。忻钰坤再次感谢了一下家人,便下台了。
这是2014年第8届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颁奖礼上的一幕。
忻钰坤的第一部长片《心迷宫》获得了三项提名,最终拿到了当晚两个分量最重的奖项。这一年,忻钰坤正好30岁。
他感觉自己搅在了一种复杂的情绪里。直到电影制作完成,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创作能有什么结果。影展的截止日要到了,忻钰坤决定试一试。“我想这是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了。”他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做出来,就继续当导演,做不出来,就去幕后,做摄影师;再不行,就去开家饭馆,做一个纯粹的影迷。还好,最后的结果也并不坏。”
和很多青年导演一样,忻钰坤也经历了制作层面的种种困难。
预算捉襟见肘,脸儿熟的演员一个也请不起,后期制作没跟上,用“土得掉渣”来形容也不过分。不同的是,这部电影从一众同行的作品中杀了出来,不仅获了奖,还上了院线。非线性的叙事方式,让特定生存环境下的人性状态以一种复杂但精准的方式呈现在观众面前。
其实,这部让忻钰坤声名鹊起的作品还不是他最想拍的。在此之前,他已经写好了一个剧本,但是在当时的制作成本下很难实现,最后听取了合作伙伴的建议,先放一放。《心迷宫》成功之后,新作的投资增加了十倍,尽管仍然是小成本,但忻钰坤感觉自己终于有了机会。他要拍出一部有动作片元素的悬疑类型电影。
现在,这部名为《暴裂无声》的新作终于上映。 像是从乡野土路上冲杀出来的长跑运动员,忻钰坤终于站在了专业跑道的起点处。

《暴裂无声》海报
大厦
很长一段时间里,一个画面总是出现在忻钰坤的脑海中,挥之不去。那是一座矿山被炸毁的样子。高中军训的时候,不远处就有一座山,他听到了炸裂的声音,但并没有看到崩塌的过程,转身之间,只剩下废墟和烟尘。
忻钰坤要把这个画面用电影的方式呈现出来,现实操作很难,只好使用特效技术。经过了情绪和理解力的漫长积累,最后的时刻终于到来。整个过程缓慢得如同静止了一样,浓烟升起,矿山倒下。主人公站在屏幕的一角,没有回头。影像的语法系统,为观众呈现出现实和虚幻交错的边界地带,让人物的心理景观得以赋形,这正是忻钰坤迷恋电影的原因。
“ 跟《心迷宫》相比,这个电影最大的区别在于,它有一个完整的隐喻系统。
片中有很多三角形的隐喻和构图,三个人物有着不同的社会阶层关系。去建构人物的生活环境和衣食住行的时候,为了更真实,就会想把个人生活的经验放进去。”忻钰坤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道。
为了拍摄这部电影,忻钰坤带着团队回到了内蒙古包头市,这是他的家乡。新世纪伊始,城市周围的地区开始了采矿的热潮,整个地区的人变得很浮躁,出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很多村民拿到了经济补偿,出现了许多暴发户,却没有意识到采矿的负面影响,包括环境和健康问题。
“ 乡村变化得太快了,就会搅进去非常多的东西,会让人特别彷徨,不知所措,在这个过程中,肯定有人是清楚的,他们可能通过人的彷徨,得到了更多的利益。
”忻钰坤说。
忻钰坤的一些亲戚和朋友从事这个行业,原先的同学毕业后有人也加入进来,有时候会跟忻钰坤讲一些奇怪或悲惨的故事。那时候互联网还没有那么发达,很多事情不为外界所知。那些矿区之间的矛盾,因开矿引发的暴力纠葛被忻钰坤记在了心里。
后来,经过政府的管控,整个行业结束了最繁荣也最猖獗的时期。许多矿停产了,就废弃在那里,“都是残破的样子,很像是大地上的伤疤”。影片中主人公的孩子突然失踪,无法说话的父亲到处去找,路过的就是那些废弃的矿区。
拍摄的时候正值冬天,包头的一切显得萧瑟,破败,大量的黄色和黑色映在眼前。自从高二辍学之后,忻钰坤几乎总是在过春节的时候才有时间回家乡。那时候他还小,只觉得这里日渐衰老。后来的印象中,这座城市开始有了跨越性的变化。城市社区发展起来,高楼大厦不断拓展着它的领域,污染依旧严重。
大厦的林立与内心的坍塌,两者成为了虚构的原动力。尽管悬疑的类型外壳让人印象深刻,但忻钰坤想要展现的却是那些难以言喻的部分。

《心迷宫》剧照
走思
走神,用包头当地的话说,叫作“走思”。 忻 钰坤上学的时候,常常会从现实中跳脱出去。
可能是双鱼座的原因,忻钰坤自己这样觉得。老师布置了作文的题目,他不想应付,决定写点不一样的东西,有对白,有人物,还有矛盾冲突。他将自己代入进《终结者2》,幻想自己是影片中的孩子,施瓦辛格带着他一路逃亡。
除此之外,忻钰坤又加入了一些新的元素,跟作文的主题产生了关联。老师看完之后,觉得挺有意思,让他多写写。他觉得,
如果要说对电影和虚构有什么缘起的话,这也许可以算是一例。
但总的来说,忻钰坤的成绩不是很好。到了高一暑假的时候,忻钰坤意识到自己可能没办法通过高考上一所好的大学。有一个初中同学毕业后去了西安翻译学院,读完预科,升到了大学。他决定也走这样的路子,正好看到西安电影培训学院的招生广告,跟母亲商量了一下,决定辍学,去学电影。
那是2001年,忻钰坤17岁。母亲陪着他去报到,绿皮火车一路从北往南开,24个小时之后,终于到了西安。日后回溯,这是忻钰坤人生中的一个重要节点,他开始和电影发生关联。
西安电影培训学院是西部电影集团旗下的一所民办院校,属于学校和社会联合办学。当时,西部电影集团还没有改制,仍然叫西安电影制片厂,被认为是第五代导演的摇篮。培训学院的师资很好,校舍是原来西影厂的洗印车间,很多西影厂的老电影人参与授课。这让忻钰坤很向往,但进去了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特别是学院的管理存在问题,很多学生去了也不学习。有的老师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特别用心,但学生的年纪普遍都很小,也听不进去。
但在这个学院,忻钰坤还是学会了电影的门道,知道了如何将观影的心理感受还原为电影语言。除此之外,他还认识了朋友冯元良,后来两个人一起写了《心迷宫》的剧本。
冯元良后来选了在一家石化国企上班,业余时间写剧本。忻钰坤则想要以电影为业,他决定报考北京电影学院。但没考上。忻钰坤准备复习一年,来年再战,每天闷在家里,几乎没有任何社交。以前的同学都去外地了,有亲戚觉得他就不该学电影,当初去西安就是个错误的决定,现在竟然还要再考。
那是2003年,正好赶上“非典”,忻钰坤觉得家里闷得不行。夏天的时候,一个舅舅要去广东佛山,做陶瓷洁具生意,忻钰坤便跟着去了,每天带着图,跑销售,因此了解了很多生意上的事情。他开始有了些变化,不再那么想考电影学院了,但对电影的喜爱没有丢下,有什么新片上映都会去看,那时候的电影院类似于文化宫,一张票可以反复看很多部。
“看完就觉得,哎呀,还是想回来干这个事儿,有瘾,当时还不到二十岁,不想这么早给自己下结论,就跟家里商量,回到这一行。”忻钰坤回忆道。
他回到了西安,在郊区租了很便宜的房子,住了下来。过了一段时间,还是什么机会也没有找到。他一度想学游戏,以后从事动画制作。最后虽然游戏没学成,但那段经历让他不再对技术犯怵了。后来制作《心迷宫》的时候,忻钰坤自己在家里完成了剪辑和初步的调色。
过了两个多月,机会终于来了。一个西安电影培训学院毕业的师兄在电视台工作,平时拍一些栏目剧,问忻钰坤有没有时间写剧本。他便去了师兄的小剧组,工作了一段时间,便开始自己拍,剧本、摄影、剪辑,全包。栏目剧的名字叫《都市碎戏》,每个故事时长有限制,不超过30分钟,多是家长里短,讲的都是当地方言。
忻钰坤想拍点不一样的,尝试了警匪题材,卧底的,贩毒的,收视率很好。后来看了一些非线性叙事的电影,觉得很好,便想要进行类似的尝试,写了一个送礼的故事,但电视台觉得故事讲述得太复杂,拒绝接受。
好像有一个无形的界限,忻钰坤想冲,但怎么也冲不破,他对做导演失去了信心。
2008年,北京电影学院有进修的机会,忻钰坤报了名,学习胶片摄影,想着以后就做幕后,本来对拍摄就比较熟悉,做摄影师也挺好。没想到的是,他刚毕业,胶片摄影就被淘汰了,被数字技术所取代,这让他感叹自己确实“生不逢时”。
迷宫
忻钰坤写了一个剧本,讲的是矿工找儿子的故事,也就是后来的《暴裂无声》。那是2012年。此前他在北京的工作是拍宣传片,认识了一个影视公司的老板,叫任江洲。虽说是影视公司,但规模很小,处在行业的最边缘,甚至都不在行业里。
忻钰坤将《暴裂无声》的剧本拿给任江洲看,任江洲觉得这个故事很好,但里面有很多动作戏,需要的资金很多,不是低成本能支撑的,不如先拍另一个故事,也就是后来的《心迷宫》。
任江洲是河南人,有一次,他跟母亲去看电影,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听母亲讲了一个发生在90年代农村的事情,觉得很有意思。村庄外出现了一具烧焦的尸体,一家人说是自己外出打工的孩子,正要下葬时,孩子却回来了。最终,一口棺材先后转了三家人,两年之后才终于破案。
任江洲很快就写出了大纲,准备担任制片人,负责筹钱,但是找了好几家电影公司,都吃了闭门羹。他后来承认,如果按照写实的方式拍,可能不太容易被接受,便决定改一下,由忻钰坤和冯元良写剧本,采取非线性叙事,并且增加了悬疑的元素。一个封闭的村子里,十几个人物轮番上场,戏剧性的巧合让人物在合理的行为逻辑下触发了连锁反应,欲望和人性相互纠缠。
整个写作持续了一年多。忻钰坤有了很多想法,他觉得自己离电影越来越近了,至少有机会拍电影了。任江洲终于拉到了资金,说好100万,但是突然遇到周转问题,又收回了一半。支付完工资之后所剩无几,原本答应投资的亲戚也不见踪影,最后只好借钱,怎么省钱怎么来。
拍摄地在任江洲的河南老家。村子里的青壮年都进城打工了,大量的农田房屋处于闲置状态,剩下几个老人,每天早上晒太阳,看忻钰坤拍戏。拍稍微大一点的场面,就会遇到凑不齐人的问题,需要从十几个村找人来当群众演员。
忻钰坤本来还在想着拍完之后怎么找发行方,但是资金的严重短缺让他完全无暇旁顾。“后期制作的时候,大家其实有点放弃了,没有钱了,就只好在家自己剪。做完的时候,正好赶上FIRST电影展收片的截止日,我想这是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了。”忻钰坤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
FIRST电影展创办于2006年,由大学生影像节发展而来,已经成为面向青年电影人的一个重要交流平台,推出了《八月》《中邪》等多部优秀电影。除了评奖之外,电影展还举办了创投和训练营等活动。
忻钰坤第一次参加影展便获了奖,并且在这个平台认识了很多同行。片子精巧的结构和深度的人性呈现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在表演和制作方面的遗憾,让很多专业人士看到了忻钰坤的潜力。
2017年,《暴裂无声》制作完成之后,又重回故地,成为了FIRST影展的闭幕影片。
从《心迷宫》上映到《暴裂无声》制作完成,忻钰坤用了三年的时间。制作成本升级了,周期也比前作增加了一倍多,有了姜武、宋洋等明星演员的加盟,甚至还从韩国请来了电影《老男孩》的动作指导。一部商业类型片的班底搭建了起来。但不同于当下很多商业类型片所采取的讨巧方式,忻钰坤没有简单地将不同元素进行杂糅和拼贴。他十分看中剧本的质地,每次都要耗费一年多的时间反复打磨,呈现为影像语言的时候,强调观众在观影过程中的参与和互动。幸运的是,这样的拍摄方式得到了来自资本的认可。
“当下电影市场的繁荣还是给了很多年轻导演机会的,如果有心进到行业里,有一定的才能,那机会比以前多太多了。但也正是因为这种繁荣,对新鲜血液的渴求,导致所有的人对青年导演没有那么大的容错率了,希望一下子就能成功。”忻钰坤说。显然,他很清楚自己所面对的时代与现实。
与中国院线中那些色彩鲜艳、塑料感十足的主流商业片相比,忻钰坤的作品总有着“不合时宜”的粗粝与真实
,但他仍然相信自己的作品与讲述方式可以与这个时代的大多数观众呼应,他并不想在地下状态里停留太久,他的视域里,走在前面的是朴赞郁、昆汀·塔伦蒂诺和克里斯托弗·诺兰,这些导演都有着坚定的个人表达并且能够收获广泛的观众,在中国当下的现实中,这好像是个悖论,而忻钰坤从一开始似乎就想试试能否把这撕裂的东西经由自己进行缝合,某种程度上说,他所做的是一种边界地带的游历与冒险。
值班编辑:寒冰

▼ 推荐阅读
[]
[]
[]
[]
开庭三次,一审八年,招供又翻供,紫藤巷杀人案十四年后走回原点
[]
特朗普的新国家安全团队“安全”吗?

[]
为什么区块链媒体成了“割韭菜”的帮凶?[]

“宫崎骏,再见……”

点击题目下方蓝字关注 视觉志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
很多人是从那些童年时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大人们”纷纷离去时。今天,我们又见证了一位巨匠的离开。
他曾经是童年的造梦者,是用童话故事讲现实残酷的大师,他是高畑勋。
4月5日,82岁的高畑勋在东京逝世。

也许不少人对于这个名字感到陌生,那么我们来最后这样形容他一次吧:是他发掘了宫崎骏、久石让。
他是宫崎骏最信赖的制作人,《风之谷》、《天空之城》都是由他来担当制作人。同时,他是和宫崎骏齐名的吉卜力三巨头之一。他是《萤火虫之墓》的导演——
高畑勋。宫崎骏得知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表示,要为自己的老友,准备盛大的告别仪式。
宫崎骏的盛名之下,吉卜力对于很多人来说,只属于宫崎骏。而很多日本的动画作品,也被打包成“宫崎骏作品集”售卖,传播。

相信有不少人看过《萤火虫之墓》,且为之动容。但很多人却以为那是宫崎骏的作品。甚至在豆瓣,《萤火虫之墓》这部作品使用最多的标签,也是宫崎骏。
然而,其实这部作品的真正导演是 高畑勋 。
被掩藏在宫崎骏这个名字之下的高畑勋,在很多人看来是“悲剧”的,但其实,一切是从他开始,一切也是他想要的结果。
高畑勋是动画圈里的学霸精英,他毕业于东京大学,出于兴趣,开始加入动画行业。

左一为年轻时的宫崎骏
右一位年轻时的高畑勋
他是宫崎骏的前辈,两人开始同在东京映画工作。后来,他与宫崎骏一起离开东映,共同创立了“吉卜力”,也就是今天,无数影迷心中的童话王国。

宫崎骏是他的后辈,甚至某种程度上,一直把他当做假想敌。也许在世人的眼中,宫崎骏名声大得多,但宫崎骏却在高畑勋最后一部作品《辉夜姬物语》上映时,第一时间跑去了电影院观看,然后留下了一句,“这才是会改变日本动画界的作品”后,又匆匆离去。
也是高畑勋,在久石让还是名不见经不转的配乐师时,破格起用久石让为《风之谷》配乐。
从此久石让从无名小卒,成了赫赫有名的配乐大师。

他还是《风之谷》和《天空之城》的制作人。
《风之谷》
《天空之城》
宫崎骏是那个梦想家,他负责制造梦。高畑勋是那个把梦,放在我们眼前的人。和退休了无数次,总是不能成功的努力派宫崎骏相反,高畑勋是个彻头彻尾的拖延症。
宫崎骏总是忍不住吐槽他,有才华,但是真的懒!

这样一个懒人,却是真的热爱动画。
他不计较自己的名声不如晚辈宫崎骏,作品被冠上了别人的名字也没见他急的跳脚。
只要是作品,有稍微慰藉人们,只要是那些故事,有感动心灵相通的人,就够了。
这样一个懒人,却从未说过退休,直到去世前,都还在制作着作品。2015年,79岁的他还有作品问世。
并且这部作品——《辉夜姬物语》还入围了奥斯卡。

这样一个人,用一生,让每个孩子有梦可以做。让每个成年人能在童话中找到共鸣。
1972年,他制作了《熊猫家族》,是小女孩和熊猫一起快乐生活的简单故事。他们说这故事太浅显,是给小孩子看的。
我却觉得,小孩本就懂得简单的快乐,是成年人才需要从动画中找回获取快乐的能力。

1994年,他担任编剧和导演的《百变狸猫》。讲述了一个单纯善良的狸猫们,被人类文明的发展,挤压到失去生存之地,不得不伪装成人类,生活在都市中。
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集体制造一种幻觉:那时候青山绿水,他们每天蓝懒洋洋无忧无虑。

其实我们都是“狸猫”,被现实世界教做人之后,穿上大人衣裳,伪装成成人模样,心里最喜欢的,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自己。
1988年,他制作了《萤火虫之墓》。战争中,哥哥带着妹妹求生,他们把泥巴做成食物填饱肚子,这不是孩子的过家家,是生存。
可爱的少女,坚强的少年,都死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他耗费8年时间,50亿日元,制作了一部注定不会赚钱的作品——《辉夜姬物语》。
79岁,这部作品上映。果然,评论两极分化。有人甚至不懂,他为什么要用现如今极度不讨喜的画风。
但作为一个79岁的动画工作者,高畑勋或许比谁都知道,自己不能再为自己热爱的事业留下太多了。他老了。
所以,他把想留给孩子们的话写在了作品中:这人间值得。值得你走一遭。

今天看到一则故事:
> 迪士尼小小世界门口
>
> 有个高中男生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妹妹,被他一起的同学说:喂!你撞到公主了!怎么办吧你说!
>
> 男生一边不耐烦:啊—!真是的!一边跪下。
>
> “请问有伤到您吗,公主殿下。”
>
> 小公主满脸通红 超级开心的样子。
这种梦想被小心翼翼呵护的感觉,真好。一直以为,宫崎骏也好,高畑勋也好,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呵护着这个世界千千万万个“孩子”的梦想。高畑勋也在以美好的方式,帮我们打开这个成人世界的残酷。
当曾经为我们遮风挡雨的大人一个个离开,老去,我们都无能为力。
只能选择,别忘记他们制造的美梦,也别忘记那美梦背后是他们的兢兢业业。

聚散总是无常,人生别来无恙。 “宫崎骏,再见。我在这个世界没讲完的童话,就交给你了……”

愿你岁月有童话 韶梦无知何时醒。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
视 觉 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