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亲妹妹和未成年少女都不放过,这位惊世骇俗的90后全球最贵

埃贡•席勒:死神和少女导演: 迪特尔·贝尔讷
编剧: 迪特尔·贝尔讷 / 希尔德·贝格尔
主演: 诺亚·萨维德拉 / 马蕾茜·里格纳 / 瓦莱丽·帕赫纳 / 玛丽·容 / 拉里萨·布赖德巴赫

* 天才画家争议的一生。
* 二十世纪初欧洲思想风潮。
* 艺术家的作品与情史。
* 关于艺术、爱与孤独。
100年前的欧洲,有一位天才画家去世了。
现在,他的画都是天价,为了买回他的小幅油画《瓦利》,列奥波德博物馆花了一千六百万欧元。所以有人说,如果按尺寸论价,他是世界上最贵的艺术家。
他就是 埃贡·席勒 ,被称为“奥地利表现主义巨子”,是一位引领了20世纪初的西方绘画潮流的人物。

如此成就,你一定很难相信,他去世时才 28 岁。
什么概念?他出生于1890年,放今天,就是 90后 。
1918年,席勒怀有六个月身孕的妻子伊迪斯死于西班牙流感。仅仅3天后,席勒随之而去,而在这最后的3天里,他还在坚持画伊迪斯的素描。
他死后,共留下300多张油画和2000多张水彩和素描。
好了,是时候三省吾身了:你28岁的时候,又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什么呢?
席勒除了那两千多张画作,作为一个拥有敏感灵魂的艺术家,还留下了……嗯,情史。为后世的文艺工作者提供了鲜活的创作素材。
今天条姐要说的这部席勒的传记片 《埃贡·席勒:死神与少女》
,就集中展示了这位青年才俊从美术学院退学到逝世的8年间,如何在女人堆里努力工作,找到自己艺术风格并崭露头角的故事。

开始说情史之前,容条姐大力安利一下这位才俊被天使亲吻过的小脸蛋儿。
没错,看人先看脸,有时候条姐就是这么肤浅。
席勒属于“美而自知”的那种类型,短暂的一生中给自己画了100多张自画像。要是生在今天,估计又是一位自拍照撑爆手机内存的男同学。
本人真实照片长这样:

《死神与少女》找来的演员长这样:

考虑到一百年前的拍照技术,条姐觉得简直是神还原。
总之,有颜又有才,怀春少女看到他,不出事才怪。
第一位出事的少女就是席勒的亲妹妹 葛尔蒂 。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是这位大画家一生中的第一位果体女模。
不过别误会,人家当模特就真的只是当模特。
就算坐到了不着一缕的妹妹身上,也是为了指导摆姿势,绝对没有其他。

画家本人的脑子是清楚的,妹妹就没这么幸运了。
兄妹两人可以说是亲密无间,葛尔蒂被哥哥每天的深情对视迷昏了头,一颗心都黏在哥哥身上,还产生了正牌女友般的嫉妒心。

也直接引出席勒的第二位缪斯, 莫阿 。
莫阿的出场自带戏剧感,自我介绍是“流落欧洲的大溪地部落酋长女儿”。

一举手一投足,脸上都写着五个大字: 老娘是巨星 。
为什么说是“流落”?因为她的职业,是小剧院里的成人表演演员。
就是妹妹闹着让席勒带自己去看,席勒死活不同意的那种表演。
席勒开出平常两倍的价钱请她当果模,却因为席勒拒绝为模特署名,拂袖而去。
这样心高气傲的女人,当然不会在小剧院里低声下气地待下去。很快就手撕了老板娘,跑到席勒的画室求收留。
席勒正好策划和同学妹妹一起去有“艺术家侨居地”之称的城市写生,就把她给捎上了。

这一捎上不要紧。莫阿身上与欧洲少女截然不同的原始的野性,不仅点燃了席勒的创作欲望,也点燃了妹妹熊熊燃烧的嫉妒心。

结果,这一场旅行,席勒和同学组团睡了莫阿,妹妹一怒之下睡了席勒另一个不求上进的同学乔治。
席勒是个敬业的好画家,却是个双标渣男。 在他眼里,男人做的事,不代表女人能做。自己能做的事,不代表妹妹能做。

兄妹就此决裂。甚至一年后妹妹怀孕请求哥哥同意自己和乔治结婚,席勒都死不松口。
而莫阿,她就像一条河。席勒也好其他情人也罢,都只不过是她路过的风景。席勒后来再见到她,她已经是银幕上的电影明星了。

随着莫阿离开,妹妹反目,孤身一人的席勒找到老师克里姆特指点画作,一眼看中了老师的情人兼模特 瓦莉 。

一眼万年。

又万年。

瓦莉就这样成为席勒短暂一生中,除了妹妹葛尔蒂以外最重要的女人。
从此,瓦莉不收任何费用,给埃贡当模特并与他同居。当他的灵感缪斯,也处理席勒的日常事务,俨然就是不领证的夫妻。
1912年,埃贡被控告诱拐未成年少女(其实是怀春少女的一厢情愿,都是帅脸惹的祸!),亲朋好友避他唯恐不及,是瓦莉在法庭上证明了埃贡的清白。

可以说,瓦莉陪伴席勒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故事要是在这里结束就好了。
可惜,前面说过了, 席勒, 是个渣男 !
此时正当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线吃紧,对士兵的需求日益增加。原本凭借艺术家身份得以免除兵役的席勒也被召入伍。

敬业画家/渣男席勒为了能在当兵时继续画画,想出了一个 逆天 的解决办法。
首先,有家室的士兵可以外出和妻子团聚。所以,为了有时间逃出兵营继续作画,他觉得自己 必须结婚 。
又因为瓦莉无力支付驻兵地的房租,所以自己 必须找个有钱人家的女儿结婚 。
正好,住在席勒画室对面的中产家庭里有两个女儿,都被席勒迷得神魂颠倒。席勒一边和瓦莉嘲笑大女儿的长相,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刚刚成年情史干净的小女儿订下婚约。

而且直到婚礼前一天,才把自己结婚的消息告诉瓦莉。

还用了一个堪称逆天的逻辑找补:但我打算今天就跟你 秘密结婚 !婚约我都写好了!你签字就行!
瓦莉伤心欲绝,怒而参军,成为随军护士,后来因为猩红热,卒于军中。

收到死亡通知的席勒,正在办自己的画展。他一笔一笔,将已经打印好的导览卡片上的《男人与少女》,改成了 《死神与少女》 。

那是他离开瓦莉前的最后一幅画,也是他的代表作品。

就是它了。

好了,终于说到最后一个女人了——席勒的正牌妻子 伊迪斯 。

伊迪斯不仅得到了席勒的身,还貌似得到了席勒的心,似乎是很圆满了。
其实不然。席勒是个自私的男人,对爱过他的女子,看似依赖实则不爱。

之所以依赖女人的爱,之所以创作那些阴暗扭曲的画作,一切都是因为,他有原生家庭阴影……
这年头随便哪种渣都能用原生家庭当借口,条姐就不展开了。
《死神与少女》这片子,男主固然是美的,画面也是美的,配乐也是十分动听的,条姐还是有点被席勒的渣男行径气到脑阔疼。
也隐隐忧心有孩子看完这个故事,想向席勒和席勒的女人们学习,为艺术献身。
在这里,只能祭出 王小波《我怎样做青年人的思想工作》 中的一段话作为结尾了:
> 痛苦是艺术的源泉;但也不必是你的痛苦
……柴科夫斯基自己可不是小伊万;玛瑞.凯瑞也没在南方的种植园里收过棉花;唱黄土高坡的都打扮得珠光宝气;演秋菊的卸了妆一点都不悲惨,她有的是钱……听说她还想嫁个大款。
这种种事实说明了一个真理:别人的痛苦才是你艺术的源泉;而你去受苦,只会成为别人的艺术源泉。
眼前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席勒开掘出艺术的源泉,却活到黄金时期就溘然长逝,反而成了一百年后拍电影的人的艺术源泉。
答应我好不好,这种不合算买卖,咱们能别做还是别做啦。
◎责任编辑:21
[]
▲点击图片,阅读往期精彩
版权归电影头条(ID:movieiii)所有
转载需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